外围滚球网

菜单

北京:玲珑塔下的水月交响曲

2019.08.17

admin

未知


  奥林匹克公园喷泉

  玲珑塔下的水月交响曲

  GO提示

  时间:晴天18:30、19:30、20:30、21:30各喷一次,每次持续15分钟(雨天不喷)。

  交通:公交311、379、484、594、695、751、专40路高峰、运通110路到洼里南口站下车,地铁15号线、地铁8号线到奥林匹克公园站下车。

  截至今年9月1日,晴天20时、21时、22时,岸边的餐厅会安排灯光秀,每场20分钟。

  傍晚,浅蓝色的天空中暗灰色的云镶着金边,云霞倒映在水面,更显瑰丽。琥珀色的小鱼在水草间时隐时现,一张张圆圆的荷叶像孩子的笑脸。炎炎夏日,我来到了奥林匹克公园下沉花园东侧的湖畔,寻找夏日清凉的惊喜——喷泉。

  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赋予了这汪碧波更丰富的景观组合。北京奥林匹克公园龙形水系是亚洲最大的人工水系,该喷泉恰好位于奥林匹克森林公园龙形水系中龙身中后方接近龙尾的湖中,北望北京奥林匹克塔,南观鸟巢和玲珑塔,西临奥林匹克公园下沉花园,东临中国科技馆和中国国学中心,可谓“风景这边独好”。

  “妈妈快看!开始啦!好美啊!”

  下午6时30分,奥林匹克公园下沉花园东边的湖中央,一道道透明的水柱直射天空。湖边早已聚集了不少等待的市民和游客,大家纷纷拿出手机拍摄这美景。一个兴奋的小男孩扯着妈妈的袖子大喊起来。

  只见喷泉时而竖直喷射,如透明的花朵灿烂绽放;时而整齐地向一边弯曲,宛如一轮轮彩虹高悬;时而交互弯曲,调皮地在空中画出心形;时而高度一致,如忠诚的士兵;时而此起彼伏,忽高忽低,忽左忽右;时而像一位位热情的舞者般,向岸边的观众们伸出修长的“手臂”;时而旋转跳跃,水珠四射,飞珠滚玉。

  它们“训练有素”地随着音乐的变化而变换着“舞姿”和队形。在《蓝色多瑙河圆舞曲》多变的旋律中喷泉越发变幻无穷,而在卡门第一组曲中的《斗牛士之歌》激昂的调子里它热烈而迅速地喷射着,调子越高,喷泉越高;鼓点越快,爆发越急。我使用高德地图测距工具步量,发现湖中喷泉的列队长约345米,每列8束,目测喷射最高点至少5米,可想喷泉一齐喷发之时有多么壮观。风中芦苇摇曳,仿佛也受到音乐和喷泉的感染而轻歌曼舞。

  15分钟后,乐止水静,唯独鱼鳞般的涟漪和破碎的月影知道刚才这里召开了怎样盛大而欢乐的舞会。此时不妨登上湖边餐厅的二楼,四边美景便可尽收眼底——

  北边的北京奥林匹克塔是世界上永久设置奥运五环标志的最高建筑。塔顶最高处达264.8米,五个高低不同的塔身似散似合,在淡紫色的灯光下宛如仙云袅袅。

  南边的奥林匹克多功能演播塔被称为“玲珑塔”。它旁边的鸟巢在夜晚散发着温暖的橘红色灯光。

  东边,中国国学中心状如酒尊,在绿水碧树的衬托下更显庄重。

  西边,北京奥林匹克公园下沉花园长达700米的空间内,串联着7个中式古典庭院。古木花厅是个三进四合院,深青灰色砖瓦,深红漆木头廊柱,镂空瓦墙、倒影水池、立瓦铺地,古意盎然。中心庭院的北面种了两棵玉兰,南面种了两棵丁香,待到春天,可以想象花开时节的洁白清芬。

  凉风习习,波光粼粼,芦苇青碧……喷泉及周围景观——植被水泽与雄伟建筑,体现了自然文明与现代科技的和谐统一。李高昕